河南键盘价格联盟

张韶涵怒斥键盘侠:我凭什么忍你?

看啥都想吃2018-06-23 16:56:23

来源:公众号有格(ID: HiYouGe)


在一个活动的启动现场,陈坤坦言自己曾被网络谣言困扰,觉得明明是莫须有的东西,澄清了好像有点什么,什么都不表示又很不甘心,痛苦时很愤怒的在家摔过东西。


视频里的陈坤用诙谐幽默的方式说出了这段经历,场上不时传来观众的笑声。


而对于网络谣言,现实中远远不是这么简单和轻松。


- 01 -

它伤人、毁人、杀人、生生不息


16年,最美兽医安乐死700只流浪狗后,被键盘侠逼去自杀的事件依然很痛心。


32岁的简稚澄,作为一家动物收容所的院长,因为收容所资源有限,不得不给流浪动物安乐死。


这一举动被网友挖出,不停谩骂,承受不住舆论的她给自己注射了用来给猫安乐死的药物,不治身亡!


简稚澄本该有个光明的未来。她从小就十分爱护动物,并以兽医特考第一名进入台大。

 

本有很多机会和选择的她,毫不迟疑的去了流浪动物收容所,“我想为那些流浪在外的小可怜做更多的事情,它们太惨了。”


第一天上班,她就亲眼目睹几十只狗狗被安乐死,回去的路上她痛哭流涕:


“原本是活蹦乱跳的狗狗,药剂一下去,3、5秒就走了,那是我终身难忘的画面。”


“我学兽医,原本是想照顾它们,却要眼睁睁看着它们在我面前死去......”她内心特别痛苦。


但是收容所的硬件设施,拥挤、肮脏的收容环境,很难让每一个流浪动物,在这里得到呵护。


所以这里有个规定:如果在12天之内,收容所的动物未被领养,就需要对它们实施安乐死。


她哭,她没办法,她说:“学了5年兽医,她的专业课里从来没有‘安乐死’这一课程。”



可是网友们不会给她解释的机会,更不会花时间去理解她的无奈和痛苦。承受不住舆论压力的她还是走了。


- 02 -

 舆论里,亢奋的他们总是在“赢”


当然这不是舆论暴力的第一个案件,也不是最后一个。


还记得那张《饥饿的小女孩》的照片吗?



夕阳下,一个骨瘦如柴的非洲小女孩正匍匐在地,身后不远停着一只虎视眈眈的兀鹰。


它赢得了1994年普利策新闻特写摄影奖,而拍摄者凯文.卡特却在获得大奖仅几个月后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


在他的遗体边,人们找到一张纸条:“真的,真的对不起大家,生活的痛苦远远超过了欢乐的程度。”


人们反复的质问他“身在现场的凯文.卡特为什么不去救那个小女孩一把!就连凯文.卡特的朋友也指责说,他当时应当放下相机去帮助小女孩,而不是蹲守在那里拍照。”


其实拍完照的他赶走了老鹰,而当时的非洲大陆,一个女孩的命运远远不能体现那个局势里的绝望。太多这样无助,又让人无力去改变的现状。


可惜不在那里的网友们体会不到这复杂的滋味,他们想做的只是质疑,声讨。亢奋的想把那个和自己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人打垮。

 

他们“赢了”。


阮玉玲为证清白自缢,临终还在痛恨这个世界的无情,一句人言可畏让人深思;


14岁澳洲童星艾米,莫名承受8年舆论暴力,她一遍遍的问自己的父亲自己做错了什么?


她在自己画的素描上写“speak even if your voice shakes.(即使声音颤抖,也要勇敢发声。)”


我以为她的结局会不一样,最终还是选择了自我解脱。



- 03 -

批判的意义?他们不想知道


想起耳帝曾说过的一段话:“大家都变成了人性批判家,曾经是0与9分歧的争执讨论,后来是6与8区别的互骂傻逼,现在是在4.9与5.1的区间里彼此杠得脑花飞溅。”



他说:“好像大家都很缺失存在,都很怀才不遇,都很痛恨杠精,但也随时可化身杠精,都在文字的夹缝里,意义的旮旯角里获取快感。”


你要问到底为什么那么恶意的痛骂?他会以十倍的恶毒把你再骂一遍。


之前有个被疯传的行为艺术,讲的就是舆论暴力,再看依然觉得愚昧至极。

 

有个节目组请来二十个路人,让他们戴上面具模拟网络暴力者对嘉宾的第一印象进行评论。


被评论嘉宾有三位,外观个性鲜明,一个浑身纹身,一个衣着性感,一个身穿cos服。


开始前,嘉宾都表示着期待和可预期的结果。



上场后她们分别做了简短介绍


第一位女孩说“自己28岁,单身,平时白天休息,晚上工作。”



随即“网络暴力者”留言:“晚上工作混夜场的吧;胸是不是真的;男朋友肯定不少。”


当主持人让她回头看屏幕时,满屏的弹幕让人窒息。



她一度失控,强忍着泪水,道出实情:“自己是夜间看护。”



另外两个人也未曾幸免。




其实Cos的女孩是个老师特别友爱很喜欢小孩,有纹身的是个憨厚的纹身师。


没经历的时候总觉得可以接受,在心理预期之内,等真的发生在自己的身上,发现舆论真的是又荒谬又让人心痛,就像一把刀狠狠的扎在自己的心上。


- 04 -

张韶涵说:“我凭什么忍你?”


数据显示每个人都可能经受15分钟的网络暴力,而对于这样的行为意义,多数人表示只是盲目地无意识跟风。


而对于如何勒住和抵抗“网络暴力”?


央视评论员指出:中国网络舆论场,三样东西罪魁祸首。


一是暴脾气,断章取义,狂欢式地围殴;

二是急脾气,不等搞清真相就定义、表态、站队;

三是怪脾气,沉溺于碎片信息,大惊小怪,对事物缺少系统认知。


而秩序能做的也有三点:一要讲法治、二要讲道理、三要讲制衡。


偏偏我们直接跳转到最后,选了逃避和成全暴力者。


当然也有愤慨决定不忍的,5月23日深夜,张韶涵发声“我凭什么忍你?”



12万赞的动态1.6千万的后援粉丝,我知道她有这个能力和底气。


想起同样坐拥2.8千万粉丝的袁珊珊,也曾经历过令人窒息的网络暴力,那时“袁珊珊滚出娱乐圈”遍地都是。


而如今的她却变成了公认的励志女神。


记得她在TEDX做了一场《在网络暴力中捍卫自己》的演讲,开口第一句就是:“有谁,一年365天,天天被未曾谋面的陌生人骂?”


随后她举起右手:“这个人正站在你们面前。”




当她无论做什么都被黑,被惨骂后,袁姗姗发了一条她称为“爱的骂骂”的微博,邀请网友在下面集中火力骂她,每条评论她会认捐5毛。


24小时内,评论达到十万多条,她支付了5万多元。


她用这笔钱救助了四个残疾孤儿,“小明月”是其中一个,一年后她已经能够站起来走路。


她说:“那时候,小明月需要一个手术的机会站起来,我也需要一个机会站起来,我们俩是一样的。”


她发的新歌《倔强》里唱:“我不能回头,不能被左右,不能输给那流言里的虚构。”


当密不透风的暴力一波一波的向你击打过来时,无能为力,我只能笑着接受。


这样逆风发光的她,让那些卯足了劲要摧毁的人也没了办法,甚至很多人都黑转粉,而同样在舆论中饱受煎熬的明星太多。


Jolin说:“蔡依林这三个字,具备了太多的争议性,喜欢我的人和讨厌我的人一样多。”


她说:“这一点我很清楚,所以我练就了一身把负面声音隔绝在外的本领。”


杨幂说:“我戒掉了情绪。” 


范冰冰说:“我强行砍断了自己一些通往外部世界的触觉与通道,关闭了内心某些频道的开关。”


瞬间就开始哽咽,即便有再多人支持又怎样?


舆论来的时候,那一把把刀一样的句子扎在心上时,痛一分都不会少。


即便我们什么都没做,即便我们委屈的一遍遍的解释,即便我们妥协着诚恳道歉求放过,它就在那里。


它真的太强大了,但我们不能因为它的暴力而屈服,我们要像Jolin、像袁珊珊那样,即便无处可逃,也要在逆境中坚守自己,在流言中修炼内心,继而不断成长,活出真正的自己。


转载自公众号有格(ID: HiYouGe),每晚21:05用走心治愈的文字,陪你度过一段属于你自己的时光,欢迎关注有格。 格姐微信号:helloYou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