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南键盘价格联盟

“她早就不是处了,你就是个键盘侠”

甜味少女酱2018-06-23 12:26:00


第1章:柔情,错乱的夜

海面上一艘游轮在月光的照耀下慢慢的前行着,灯光闪烁,显得豪华异常,波浪滚滚,游轮也随着起起伏伏,这看似平常的晃动却郁闷坏了客房里的某位。

外面灯光闪烁,可能是没有开灯的原因,豪华游轮的客房里却是一片昏暗,风浅汐缩卷在床上,哀嚎着:救命啊,坐船真的好难受。晃晃悠悠的,坐都坐不稳,晕的她都快要吐了,脑袋也疼的要命,以后再也不想坐游轮了!她在心里默默的下定决心。

正当她难受的不能自已的时候,‘咔哒’突然一声门响,客房的门被推开,刚刚因为晕船而涣散的神经突然紧绷了起来。

风浅汐一下坐起了身,朝门口忘了过去,奇怪?门怎么会开了?她可没有约人来啊?这个人又是谁,怎么会冲进自己的房间,风浅汐紧紧的抓住身边的被子,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,充满警备的问了句:“谁?!”

见来人没有回答,风浅汐伸长了脖子,眯起眼睛打量着门口,只见一个黑影走了进来,身形看起来十分的修长,从身材可以看出来这是个男人,难道是游轮的侍从吗?过来进行客房清理?可是这个时间了侍从会来打扰客人休息么?她又疑惑的问道:“请问,你是谁啊?”语气里已经充满了不耐烦。

可是男人还是没有回话,大步跨进了房间,甩手关上了客房的门,直步的朝她走了过来。

看着男人凶猛的冲向自己,风浅汐突然意识到了危险的气息,大喊道:“喂喂……你干嘛?你别过来,你再过来我就要叫人了啊!”她紧张的一缩身体,小手慌忙的想要去找床头电灯的开关,黑暗的环境让恐惧进一步的加深。

她的手还没有碰到床头电灯的开关,猛地!她的身体一把被男人的双手扣住了,紧接着被人用力的拉了回去,好重……他竟然压在了她的身上?他要干嘛啊?

风浅汐不由自主的大喊起来:“放开我,放开我!”这种姿势很容易让人想到不好的事情,而且她现在是完完全全被他控制着,丝毫动弹不得,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大喊大叫,让他放开自己,“给我安静点!”男人如同命令般的声音响起,他的声线十分的低沉,犹如帝王的压迫感袭来,而且很富有男性魅力。

被死死地按在床上,想要挣扎又挣扎不开,现在才体会到男女力量的悬殊啊,又被他吼了一通,说实话,这个男人身上的气势仿佛是与生俱来的一般,风浅汐咽了一口唾沫,睁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,昏暗下,看不清楚他的样子,可是能够感觉到从他身上传来的霸道之气。

“我为什么要安静?你快放开我!”风浅汐也是个倔脾气的人,况且现在还是被一个陌生男人压在身下,她想想就觉得生气。

“放开你?女人,满足了我,就放你。”他的嘴角似乎隐隐的勾起了一抹弧度,昏暗的房间里久久回荡着男人的声音,不等风浅汐反应过来,男人又有了行动,他一只手将风浅汐的手固定在床头,防止她乱抓,也阻止了她推拒他的动作,此时风浅汐就像一只待宰的小羊羔一样,充满了无助,而男人的另一只手,搂住了她的腰身,把她整个锁在了怀里。陌生的气息和这种充满占有的姿势,让风浅汐的心狠狠的抽了一下,声音都仿佛颤抖了一般:“你……你,究竟是谁?你到底想要做什么?你别乱来……别乱来,放开我,我根本就不认识你,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啊?”

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从男人的话里,风浅汐能听出里边更深的意味,不行,不能这样继续下去了,会出事的!而且还是现在这种情况,男人几乎是压在她的身上。

“快把你的手拿出去!”

风浅汐不受控制的大叫起来,外边是波涛汹涌的大海,屋里静的出奇,滚滚的海浪声夹杂着她尖利的呼喊,在客房里回荡起来。

“真是一个不安分的女人!”他嘶哑的声音响在耳畔,口气里充满了不耐烦,仿佛风浅汐的挣扎打扰了他的兴致一般,狠狠的低下头去,在她正不知所措时,男人冰冷的唇直接堵了上来,用最直接的办法让接近疯狂的她住了嘴,把那尖利的呼喊吞没。

突如其来的动作让风浅汐几乎呆住了,感受到两人的唇瓣紧紧的贴在一起,男人的唇软软的,凉凉的,说不出来的性感,好像布丁一样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。不对不对,现在是怎么回事?她竟然被一个陌生男人强吻了?自己还在这里胡思乱想……

等等,他要干嘛?不要……脑子里浮现不好的画面,自己的一身清白不能毁在这个男人手里啊,况且还不知道他长什么样,姓甚名谁。

“唔!”她挣扎的抽出一只手,疯狂的去敲打他的背部。

“呵……”男人嘴角勾起了一笑,品尝够了后,才缓缓的离开了她的唇瓣:“别急,现在才正式开始呢。”

“恩啊……不要!你快让开,不要碰我。”

“嗯?女人,你应该学乖一点!”男人嘶哑的命令道。

“不!啊……”

第2章:爱情,无休无止

疯狂过后,她不断的喘气,思绪也慢慢的在休息中变得清晰……

想起了刚刚发生过的事情,眼泪就像是一个不听话的孩子一样流了下来,为什么会这样?为什么她会莫名其妙的被一个陌生男人要了最珍贵的东西?

沉默了许久之后,她扭过头,狠利的瞥了一眼身旁的男人:“说,你到底是谁?你为什么要……”

“宝贝,刚刚你的反应真不错呢。”他却答非所问。

“我问你是谁!!”几乎快嘶吼出来。

“让我再尝尝你的味道,就告诉你,我是谁……”说罢,他一个翻身,又要朝她压下去。

他要干嘛?尝尝她的味道?她没有听错吧?刚刚才做过了那种事情,难道他还要再继续做吗?!不可以,绝对不可以了!

“不要……”卯足了全身的劲,往床边一个翻身。

身体直接摔了下去,她顺手从床头柜上抓了一件睡袍裹在身体。

“上来,取悦我!”男人的话语里带着暧昧和戏谑,说着已经移到了床边,要去触摸她。

‘啪!’拍开他的大手,浅汐眉头皱的跟一个井字:“谁要上来取悦你了!”

“嗯?你觉得你逃得出去吗?上床来!”他再一次命令道。

逃!一定要逃,不要再被他做那种事了,无论用什么办法,她都要先离开这个房间,眸子快眼的扫了扫屋子,窗户……!

不管了,先逃再说!没有半点的犹豫,强忍着疼痛跑了过去,就算是跳窗也比留在这里再一次被侵犯的好!

跳窗之前,风浅汐扭头,狠狠咒骂了一句:“混蛋!”

一路从江河里游了上岸,狼狈的如同落汤鸡,还好会游泳,才没有淹死在那江河里,哎……急着逃离魔爪,最后连那个男人到底是谁都不知道。她保守了18年的第一次,竟然就这样无缘无故的壮烈牺牲了。

强忍着心里的不甘,风浅汐拖着疲倦的身子,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……

风家。

“小姐,您回来了?您身上怎么这么湿啊?”女佣们一个个迎了上去。

风浅汐无力的摆了摆手:“没事。”然后快步的冲了上楼,换上了干净的衣服,站在镜子面前,用毛巾擦着湿哒哒的头发。咦?小手摸了摸空荡荡的脖子,她随身的项链去哪里了?糟了,不会是游泳的时候掉到河里了吧?还是掉在船上了?眉头紧皱,哎呦,那条项链对她很重要的。

单手撑到了镜子面前,怎么会变成这样?

‘叩叩叩’敲门声打断她的思绪。

“什么事?”

“小姐,夫人知道您回来了,在楼下等您。”女佣在门外恭敬说道。

“知道了,我一会儿就下去。”赶紧擦干了头发,风浅汐快速的整理好心情,这才走下客厅。

此时沙发上正端坐着一位贵妇,手里端着茶杯,正在斯条慢理的品茶,她叫林文雅是浅汐的后母。

“母亲,您找我有事吗?”她平淡的说着,脸上虽然不带任何表情,可眼里却隐藏着一抹对后母的抵触。

林文雅这才放下茶杯,缓缓的抬起眸子瞥向浅汐:“浅汐呀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我和你爸替你安排好了婚事,对方是南宫集团的总裁。”

“什么?安排婚事?我从没有听说过这件事啊?!”风浅汐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,什么南宫集团的总裁,根本就没有听说过啊。

林文雅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你的婚事,是你爸爸决定的,婚礼就定在了三天后,你好好准备一下吧。”

“三天后?这怎么可能?我才刚满18岁啊!又么可能嫁人呢?而且爸爸之前也没有和我提过这种事情,我要见我爸爸!”她加重了语气。

“你爸爸病了,现在还在国外养病呢,他不可以被人打扰的。”

“你骗我!我早猜到了,我爸爸根本就没有生病对不对?是你把他藏起来了。现在你还要把我嫁给了,你根本就是狼子野心的想要侵吞我们风家的财产!”她拽紧了拳头,一直忍耐暗访爸爸的下落,但是没有想到后母会出这一招,竟然要她嫁人?这不是拿她找乐吗?她才18岁,等过了这个假期还要去学校上学的啊!

林文雅站了起身,走到了风浅汐面前:“没大没小!”说着便抬起了手,要一巴掌朝她的脸上打过去。

浅汐一把握住了她挥过来的手腕:“你别想趁着我爸爸不在,就把我嫁了,我是不会嫁的!”

“你……哼!”林文雅冷哼一声:“浅汐,好好想想你爸爸。你的婚事,是他决定的,如果你忤逆他不嫁的话,他心脏不好,万一被气着的话……说不定……”

林文雅没有继续说下去,只是做出了一副担忧和无奈的摸样。

浅汐的脸一下变得铁青,爸爸可能在林文雅的手上,这根本就是在威胁她啊,如果她不嫁的话,这个女人说不定会对爸爸做出什么事……

缓缓的放下了后母的手,她死死的咬住了唇。

林文雅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:“浅汐,只要你乖乖的就好了啦,放心,在名义上我怎么说也是你的妈妈,我会好好操办你的婚事的。”

好好操办?呵……爸爸,要怎么才能够找到你?多么希望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噩梦。

次日一早,在江边停靠的一艘游轮上。

“南宫总裁。”客房里,跪了一地的黑衣人,他们纷纷向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低下头。

南宫绝一袭简单的衬衣,隐隐的露出胸膛,那是几乎让女人都喷血的身材,棕色的头发,蓝色眼睛如同宝石一般,眸里带着一股倨傲的冷漠,他只是优雅的坐在这儿,威严便散发的无处不是,这王者的气息让所有跪地的人都屏住了呼吸。

“南宫总裁,昨天暗算您的人已经抓到,该怎么处置??”

“杀。”他冷漠的吐出这个字。

“是!”没有一个人不被这冰冷而又强势的气场吓得打颤,想想昨天竟然有人敢胆大包天的人暗算南宫集团的总裁,这不是自寻死路吗?!

此时南宫绝的眸子里只有无尽的寒光,手指轻轻捻弄着。真没想到,有人竟然用药来暗算他,令人恼火。

站了起身,走到床边看了一眼白色床单上的一抹鲜红,蓝眸若有所思,回忆昨晚的一幕幕,遭到暗算后,从游轮侍从那儿拿了一张员工卡,随便进了一间客房,谁知道刚进来便药性发作……

更没想到,会遇上那个有趣的女人。

她到底是谁呢?

这时,一个人颤颤巍巍的掏出一份文件,递了上来:“总裁,公司的秘书刚刚送来了这一份文件。说是风家千金的卖身契已经签订成功了,婚约就定在了这两天。”

南宫绝一丝冷笑,优雅的拿过了文件,只是冷冷扫了一眼,便随手将文件丢到了床上,蓝眸再一次看上那床单的一抹腥红:“去把昨晚在这个房间睡觉的女人找出来!”

未完待续……

微信篇幅有限,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!

点击下方【阅读原文】继续阅读哦~~~